欢迎来到大连担保协会官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行业动态

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机遇与风险

来源:本站   日期:2017/12/18 9:20:51   浏览次数:

、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机遇

(一)不良资产体量不断增大,参与主体越来越多

随着“三去一降一补”的进一步推进,资产管理公司(AMC)的作用和影响愈加重要。银监会主席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2017年前三季度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9799亿元,未来还会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超万亿级的不良资产盛宴已经开席,各路资金闻风而动争相分享蛋糕。原来监管严格、门槛较高的不良资产处置行业迎来了黄金爆发期。从1997年设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开始,传统的处理银行不良资产业务就主要集中在东方、信达、华融、长城这四大持牌AMC手中,分别对应处置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的不良资产。

2014年银监会批复首批可在本省(市)范围内开展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业务的地方AMC2016年又取消了对地方AMC收购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的限制,允许有意愿的省市增设AMC以来,地方设置AMC的热情不断高涨,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快速发展。

目前,除传统的四大AMC外,快速发展的AMC也在吸引各类资本关注。银行系AMC、地方AMC、民营AMC、外国私募基金等竞相入场,截至201710月,地方AMC注册成立家数达到43家,还有15家正在筹建,如今国内AMC数量即将突破60家。

目前商业银行通过投资子公司来积极参与债转股业务,而地方AMC与政府沟通密切,又熟知当地的经济人脉,外资、民营和国有企业也在积极入局,不良资产行业已经成为充分竞争行业。

(二)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增多,宏观政策越来越活。

不良资产传统的处置方式主要是银行债务催收和司法清收,为配合国企改制和实现四大国有银行上市,成立相应的四大AMC,剥离不良资产。四大AMC承接了大量的不良政策性贷款以及国有企业改制的不良债权,采取债转股、债务重组和司法清收等方式处置。如今,不良资产处置已完全走商业化道路,充分推动资金和资产的对接,不断创新处置模式。传统的债转股模式和规模发生了很多变化,ABS则引进了更多元的资金,债权转让采取买断式、反委托、代持、分成制等多样化的交易模式,灵活运用收益权和所有权分离的模式,最大化地均衡各方利益诉求。

(三)不良资产标的质地良好,预期市场流动性强。

不良资产名为不良,实则质地良好。当下所说的资产荒,仅是指优良资产稀缺,不良金融债权指向一般也是这种良好的抵押物。现在的银行抵押贷款审批手续相当正规,对信贷人员甚至分管领导追责严格,标的债权法律关系清晰,抵押物瑕疵较少,抵押率一般比较充足。近年来房地产市场特别是一线城市持续火爆,价格一路飙升,房地产类的抵押物市场流动性比较强,即使按司法拍卖底价成交,覆盖不良债权的本金甚至利息都很有可能。这样,即使不良债权折扣率很小,还是有客观的盈利空间。

(四)处置变现司法环境改善,执行阻却因素减少。

近年来,全国各级法院想方设法致力于解决执行难问题。在技术手段方面,建立了全国网络查控执行系统,实现远程财产查询、冻结甚至扣划;实现了44部委联合惩戒失信被执行人举措,重拳出击失信老赖。在法律保障方面,相继出台了在先查封与优先受偿的批复、网络拍卖规定”、“财产保全规定”、“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等一系列司法解释,规范了执行中的很多模糊地带。在人才素质方面,执行法官的文化水平、理论素养和办案经验得到较大提升,办案的能动性亦有增强。在体制改革方面,进一步强化了法官终身追责制,减少了行政干扰和领导插手,执行阻却等人为因素弱化。

(五)专业处置团队人才增加,综合处置水平增强。

随着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拓展,大量的人员和资金不断涌入,摸索出很多高效管用的经验,不良资产处置的专业性越来越强。随着人才流动性的增强,银行、AMC、券商资管、保险、信托从业人员和评估师、拍卖师、律师,甚至是不少离职法官,纷纷加入不良资产处置行业,整个不良资产处置全产业链高度融合,资金、资产、资源对接更加顺畅,效率和收益亦将得以提高。

二、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风险

(一)不良资产行业竞争加剧,盈利空间持续下降。

随着越来越多资方加入不良资产行业,市场竞争愈演愈烈。以前那种资源控制在少数人手里、信息不对称、市场不透明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不良资产的转让、代持、处置朝着规范化、市场化、透明化方向迈进,前几年市场上4-5折甚至更低的资产包在发达城市已经难以看到。以上海为例,目前房产抵押类资产包一般都在本金的九折以上,因为逾期时间较短逾期利息也不高。如果不能在较短时间内处置变现回款,毛利很可能尚不足覆盖财务成本。

(二)资方风险辨识能力不强,风控水平有待提高。

很多资方手握大量资金,风闻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利润丰厚,急于闯入此行业掘金。但这类资金对现金流和安全性的要求很高,而且他们的融资财务成本也高,如果不能快速高效回款,投资风险还是很大的。投资不良资产行业,需要关注不良资产的整个链条,包括项目定价、风险评估、尽职调查、买卖交易到实质的管理、处置、回款、资金错配、增信、流动性支持、资产盘活、项目退出。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都可能导致投资的失败。

(三)法规政策把控难以全面,处置策略尚需优化。

不良资产处置的法律法规比较散乱,政策导向影响较大,行业监管政出多门,地方政府利益纠葛,司法支持力度不一。例如,对2009年海南会议纪要的理解就出现很大分歧,会议纪要规定:不良债权从四大AMC转出后即停止计息。但会议纪要原文规定的债务人是国有企业,后来最高院在批复湖北高院时,将国企扩大解释至全部债务人,很多不良资产从业人员甚至是执行法官对此还存在模糊认识。又比如,银行采取转让不良债权收益权的方式,由AMC、券商资管、信托公司等机构出资收购部分收益权,既降低了不良率又提高了利润还无需动用拨备。或者,银行真实会计出表,然后与代持机构同时签订反委托清收协议。总之,资方要把握好政策、制定好策略,做合法合规业务,又提升利润,有难度但并非不可能。

(四)执行难问题依然存在,变现不确定性凸显。

各级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力度很大,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目前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依然突出,特别是执行案件,在当前诚信体系健全之前,要想做到案结事了难度很大。以浦东法院为例,每年超三万件的执行案件,承办法官也无非就五六十人,人均年办案超五百件。执行案件的办理不像诉讼案件,很大一部分只能中止结案,案结事不了,后续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即使是不良资产处置,从抵押物查封、评估、拍卖、过户、发放执行款,半年内办结难度很大。任执行法官时间长了,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承办的案子了。部分案子由于跟进不及时,被执行法官遗漏掉也是可能的。

(五)处置团队能力良莠不齐,持续推进能力受限。

处置团队的综合能力非常重要。当前,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人很多,能力也各有侧重,但综合能力全面的为数不多,能整合全产业链各个环节各种资源的甚为少见。由于团队能力的不全面,很可能导致处置过程在某一环节受阻而无法推进,最后陷入僵局。很多不良资产在处置端受阻,伏笔可能很早就已经埋下:收购债权时尽调不彻底,标的资产抵押存瑕疵、权属存争议、案外人共有;抵押房地产房、地查封分离,优先权和处置权分离;有违建无法过户,土地性质为集体、划拨;债务人涉刑案标的被公安查封;涉群体性案件影响维稳等。上述问题都会阻碍到处置的进程,处置团队遇到这些问题如何去消除障碍捋顺关系,就凸显团队的综合能力和实务经验。

(六)警惕资产处置价格虚高

2017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与上季末持平,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平稳。虽然不良贷款率有所企稳,但在不断增多的贷款总额下,不良贷款余额也在增长。截至2017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4万亿元,较上季末再次增加563亿元,2017年前8个月共处置不良贷款6319亿元,比2016年同期多250亿元。

上升的不良贷款余额和行业主体大幅扩容,在给行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随着不良处置市场的参与者迅速增多,竞争压力不断加大,这也无形之中抬高了不良资产的价格。

目前国内的不良资产价格有虚高成分。我国的不良资产处置速度太快,而且这些不良资产处置的方式在与微观资源配置上没有根本性的联系,很多处置只是从左口袋到右口袋,没有根本意义上化解不良资产。要警惕在这一轮处置中形成资产价格泡沫。

三、加快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必要性

(一)有利于金融机构的良性运行

建立金融债权司法保障机制,加快处置银行不良资产,保障金融案件快立、快审、快执,加大司法保障力度,能够有效地降低银行不良贷款率、减少由于创新金融制度所引发的风险、推动银行的良性发展。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关整个金融市场的稳定和金融秩序的运行,法院需要针对金融机构的债权保障加强部门联动。创新举措,提高案件处理的效率,减少案件流转中不必要的时间,降低银行贷款不良率,减少金融机构在金改中遭遇的经营风险。

(二)有利于金融改革的深化

金融改革的基础是稳定的金融市场和正常的金融秩序,而金融市场的主体便是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我国当前金融改革主要也是以金融机构为载体。法院加快银行不良资产处置作为一项强有力的法律保障,对金融改革具有重要意义,是一项改革得以深化的重要因素,一方面有助于银企厘清自身风险并制定合理的规避措施,科学深化改革;另一方面,有助于减少金融机构在改革中所面临的风险,可以有效地防止金融市场的动荡,确保金融改革可以在安全的轨道上运行,从而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提供基础和助力。

(三)有利于实体经济的振兴

加快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有利于减少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经营风险,维护地区金融市场的稳定,确保金融机构和关联企业的正常借贷。从而为企业的生存、发展、转型提供助力,振兴实体经济。使金融机构、小额贷款公司减少不良贷款,从而释放更多的资金,有力地推进企业的发展。追本溯源,金融改革的根本目的还是着眼于实体经济的振兴,加快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可以间接使周转困难的企业得到支持;使经营恶化的企业走上正轨;使破产企业得到重整和新生。促使金融与地方经济互动发展,形成新型良性的银企关系。





                                    摘自《公司业务创新与营销专题研究报告》2017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