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大连担保协会官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行业动态

吉林“四种模式”助力金融扶贫“全覆盖”

来源:本站   日期:2017/5/23 9:31:53   浏览次数:

吉林省是农业大省,目前省内有8个国家级贫困县、7个省级片区贫困县,7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其中,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20万人,不足全部贫困户的30%,其他均为“老、弱、病、残”四类人群。2016年以来,人行长春中支围绕“如何做到金融扶贫全覆盖”的问题,组织涉农金融机构入村开展调研,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分层次、分区域进行摸底,掌握详细信息,并引导金融机构先后推出了“助保贷款”、“贫困户+分红”、“金穗增信”、“支农再贷款+示范区建设”四大创新模式,助力全省脱贫攻坚深入推进。


一、“金穗增信”帮扶生产经营

吉林省依托惠农卡,在扶贫小额信贷基础上创新推出“金穗增信脱贫贷款”,进一步加速脱贫攻坚进程。农行吉林省分行出台了《金穗增信脱贫贷款实施方案》,面向具有劳动能力和发展意愿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10万元(含10万元)以下、期限为5年以内(含5年)的信用贷款,贷款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

人行长春中支沟通协调农行吉林省分行与多地政府签订《金穗脱贫贷款风险补偿基金合作协议》,扶贫办在农行开立专户,存入风险补偿资金。针对信用等级高的农户,农行吉林省分行借助“政府增信+”模式,采取抵押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农机具等方式,为有经营能力的贫困户发放金穗增信脱贫贷款。针对非信用村、信用评级低的贫困户,创新推出了“政府增信+多户联保”、“政府增信+乡村干部保证”、“政府增信+专业合作社担保”等方式,全力为贫困户脱贫提供资金支持。截至目前,“金穗增信”贷款余额达3576万元,累计带动贫困人口1030人,预计为每户贫困户增收3000元。


二、“支农再贷款+示范区建设”支持“绿色”扶贫

针对吉林省资源丰富的贫困区域,人行长春中支引导省内金融机构通过资金支持吸引企业投资开发,进而加速全区域脱贫进程。临江市森林茂密,山青水秀,悠久的历史文化、浓郁的民俗风情,使这一革命老城独具魅力。人行长春中支向临江市农商行发放了1亿元支农再贷款,支持临江市建设“支农再贷款乡村旅游示范区”,发展绿色旅游产业。

人行长春中支主动了解当地扶贫产业发展规划和重点项目,利用支农再贷款定向支持“乡村旅游示范区”建设。由人行明确对资金统一规划使用,将资金使用者细化为从事自主经营的农户、开发旅游项目工程的核心企业和涉及迁居公寓项目的农户三类,实现信贷精准投放到扶贫关键点。此外,通过核心企业与贫困户签约租赁果园、菜园,核心企业聘用有劳动意向和能力的贫困户为示范区服务等方式,帮助贫困户多渠道增收达到脱贫效果,预计示范区建成后贫困户每年人均可增收5000元。


三、“助保贷款”为老龄人口解决后顾之忧

农村老龄贫困人口生活保障问题是实现扶贫全覆盖的重点,为此,吉林省以临江市为试点,推出“政府+银行+社保+保险”模式的“助保贷款”。由临江市政府对符合参加基本养老保险条件且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员进行筛选,由吉林省联社特批为其发放最高为5万元的贷款(具体按测算缴费金额为准)。为确保资金安全,助保贷款资金实行封闭运行,即从贷款发放到还款均由银行与社保局封闭操作,避免发生借款人挪用等道德风险。从缴纳养老金次月起,借款人即可按月以养老金偿还贷款,不足部分由政府财政补贴,5年内基本可偿清全部贷款。同时,金融机构为借款人在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如借款人在未还清贷款前意外死亡,其贷款损失由人寿保险公司负责赔付。自201611月开办以来,临江市已办理“助保贷款”42笔,贷款金额达173万元,实现多部门合力推进金融精准扶贫的良好局面。


四、“贫困户+分红”为“弱、病、残”带来希望

针对“弱、病、残”等原因无力从事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但有脱贫意愿的贫困户,延边州和龙市创新推出了“贫困户+分红”模式;和龙市农商银行与市政府扶贫办、龙头企业签订三方合作协议,农商行采用“抵押+担保”方式为合作社发放贷款,政府给予全额贴息,龙头企业每年按照不低于6%的比例提取分红资金,存入扶贫办在农商行开立的分红专用账户。同时,扶贫办、各乡镇与贫困户签订分红协议,按照贫困户脱贫所需资金金额分配分红资金。此外,和龙市政府还印发了《和龙市扶贫产业和贷款项目效益资金分配指导意见的通知》,全程监督分红资金分配到户。

为防范信贷风险,龙头企业需抵押足值抵押物,并由市政府扶贫办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在农商行开立保证金专户并存入保证金。截至目前,和龙市共计发放“贫困户+分红”贷款8笔、金额7530万元,每年分红资金达到451.8万元,不仅带动了3765户贫困户脱贫,还为龙头产业积累了扶贫产业基金,为后续扶贫、脱贫工作奠定基础。




                                                                           摘自《中国信贷风险报告》2017年第09期